表演保障-既是实战化训练要求、也是特技飞行表演要求

  • 时间:

【徐峥换脸沈腾】

夏夜,萬籟俱寂。數架殲-10戰機拖著尾焰拔地而起,呼嘯著飛向天幕。

“特技飛行表演就是戰鬥。”隊員沈元吉話語鏗鏘,折射整個飛行表演隊對自身“戰鬥隊”屬性的清醒認知。

“既是表演隊,也是戰鬥隊”——自1962年組建時起,八一飛行表演隊就把頑強的戰鬥基因深深融入血脈。“國家大禮,萬無一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殷殷囑托,激勵著一代代表演隊隊員發揚戰鬥作風,履行藍天儀仗使命。

鮮明的實戰化導向,還覆蓋到機務保障領域。表演隊首次參加莫斯科航展,跨國航空機務伴隨保障功不可沒。精幹化、小型化、綜合化、集裝化的保障機製作用突出。

換裝殲-10戰機以來,隨著八一飛行表演隊“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在複雜氣象條件、複雜陌生地域進行飛行表演逐漸成為常態。

“飛行員經過飛行表演歷練,在飛行技術、心理素質、國際視野等諸多方面都有了質的飛躍。飛行表演動作具有重要實戰化意義,飛行員把表演隊的先進理念帶回作戰部隊,能夠很好地發揮‘酵母’作用。”表演隊政委何延國說。

可黑夜卻是他們鮮為人知的“第二戰場”。夜幕下沒有絢麗的彩煙,沒有歡騰的觀眾,有的只是為實戰化訓練付出的不懈努力。

得益於“從作戰部隊選調優秀戰鬥員充實表演隊,再以優秀表演飛行員交流至作戰部隊任職”的選拔交流路子,2017年,剛滿30歲的沈元吉經過層層嚴格選拔進入表演隊,掀開他飛行生涯新篇章。

華北隆冬,氣溫低至-10℃,寒冷氣象條件給飛行訓練帶來諸多困難和挑戰。

他們因“藍天舞者”的身份被世人所熟知。驚險刺激的特技飛行表演,讓他們收穫了無數贊美與掌聲。

侯洪仁帶領機群以目視聯繫,安全返回機場,圓滿完成閱兵任務。

1984年,在慶祝新中國成立35周年國慶大閱兵上,時任隊長侯洪仁帶領機群在超氣象條件下強行起飛,準時拉著8條彩色煙帶通過天安門。

2017年11月,表演隊赴阿聯酋參加迪拜航展,並飛赴巴基斯坦進行飛行表演。迪拜沙漠地區的表演空域內,高溫導致空中氣壓不穩定,容易形成紊流和亂流,給空中隊形保持增加難度;巴基斯坦表演區域海拔1600多米,表演面臨不少困難。

返回途中,預定機場上空,惡劣的氣象條件無法保障飛機安全落地,地面指揮員指揮多個返航機群前往其他機場降落……規模龐大的多個機群,在同一空域、同一高度,卻航線不同、速度不同,安全風險很大。

在空軍實戰化訓練開展如火如荼的今天,夜航訓練早已成為航空兵部隊的“標配”。但這些戰鷹身上的“紅白藍”三色塗裝,卻顯示出這支部隊的與眾不同。

“山區低空飛行,要求飛行員對於位置、數據的控制更加精準。氣流亂流多、顛簸很嚴重,給保持飛行編隊穩定帶來較大影響。”表演隊隊長曹振忠介紹,這次超低空、鑽山谷飛行,既是實戰化訓練要求、也是特技飛行表演要求,有利於提高飛行員對複雜表演環境的適應能力。

“時代,為我們鋪就搏擊藍天的舞臺。我們唯有奮力拼搏,才能還時代一個精彩。”表演隊隊員盛懿緋說。

今天的八一飛行表演隊,始終保持著戰術訓練水平和戰鬥值班能力,組織空中加油訓練,提高遠程機動能力,多次擔負戰鬥值班任務。

隨隊參加保障任務的機械技師白文國介紹說,過去,在國內表演轉場時需要六七輛大型運輸車運送保障裝備。首次飛出國門,保障裝備裝載由5個方艙減少至兩個方艙,機務保障人員也相應減少,但保障水平絲毫沒有降低。

然而,獲得“表演隊員”和“戰鬥員”的雙重身份“認證”絕非易事。一組組日常訓練數據,記錄了沈元吉的成長足跡:編隊橫滾、起仰角、壓坡度,整個動作過程中飛機姿態始終在變化;4架飛機保持翼尖相距1.5米,高度差不變……為確保空中高度協調一致,單是“推收油門”動作,他就要在地面反覆練習數百遍。

走進八一飛行表演隊榮譽室,一幅戰機與長城同框的照片十分醒目。2018年12月6日,表演隊開展超低空穿越山谷拓展飛行訓練,6架殲-10戰機編隊飛越燕山深處的黃崖關長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