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赔偿-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

  • 时间:

【老师回应辱骂女生】

日方何以通過管制三種原材料,掐住了韓國的“命門”?

同年11月29日,韓國大法院再次作出裁決,判處日本企業三菱重工賠償二戰時期強行徵用的多名韓國勞工。

 2019年7月3日對於日韓為解決慰安婦問題而共同設立的“和解與治愈基金會”,負責管理工作的韓國女性家庭部通知基金會,完成註銷手續。日方此前已表示不滿。

[對立氛圍中磋商韓國找美國“評理”]

 2019年7月12日日韓兩國政府就兩國間的貿易摩擦在東京舉行事務級別磋商。雙方不歡而散。

報道稱,日本政府11日突然宣佈雙方只需派遣2名科長級官員出席,有意縮小會議規模、降低對話級別。12日,雙方政府代表舉行工作級對話,並未取得進展。13日,雙方甚至就會上韓方是否曾要求日方撤銷出口管制,各執一詞。

——勞工賠償案2018年10月30日,韓國大法院支持4名二戰時期遭日本強徵的韓國勞工的索賠權,判決涉事日企新日鐵住金公司向每名原告賠償1億韓元。法院的裁決給這起長達十餘年的訴訟畫上了句號,也使其成為第一起原告終審勝訴的韓國戰爭受害者對日索賠案。

中新網7月16日電(甘甜)近來,日韓貿易摩擦持續發酵。日本政府7月1日宣佈,從4日起對韓國的三種半導體產業原材料加強管制,並將韓國排除在貿易“白色清單”之外。12日,雙方政府代表進行首次直接磋商,但最終不歡而散。

——“雷達照射事件”2018年12月20日,韓國一艘驅逐艦在距離獨島(日本稱“竹島”)東北方向200公里的公海海域內,搜救遇險朝鮮漁船時,日方稱該艦打開了戰鬥時使用的火控雷達,“多次鎖定”日本海上自衛隊一架巡邏機。

7月12日,日韓雙方就經貿摩擦在東京進行了首次直接接觸。據韓媒報道,磋商在對立氛圍中進行,雙方表情凝重,甚至沒有握手。會議並未取得成果。

據此前分析,安倍執政以來,一直力圖推動修改日本戰後和平憲法。而要通過修憲法案,就必須獲得國會三分之二的支持。之所以推動“修憲”,也與安倍政府力圖擺脫日本歷史“罵名”,尋求成為“正常國家”息息相關,而有關日本侵略歷史問題,正是韓國文在寅政府立場堅決之所在。日方強行打“歷史牌”、“政治牌”,只會將韓國越推越遠。

劉江永分析稱,如果安倍及其政黨聯盟未能拿下議會三分之二的席位,其或將對國內和外交政策做適當調整,可能會考慮緩和周邊局勢。但他同時表示,在日本參議院公佈選舉結果之前,日本不會向韓國作任何讓步,雙方關係還會僵持一段時間。

此次日本所管制的半導體材料,包括氟聚酰亞胺、抗蝕劑和高純度氟化氫,正是芯片等產業的重要原材料。根據韓國貿易協會的數據,韓國超過90%的氟聚酰亞胺、抗蝕劑及40%以上的高純度氟化氫,均從日本進口。

[日韓“摩擦”事件一覽] 2018年10月29日韓國大法院判處日本新日鐵住金公司,賠償二戰時期強徵的4名韓國受害勞工每人1億韓元。

[日韓關係在歷史分歧中磕絆]

清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教授劉江永對此解析稱,如今,安倍政府是把日本科技上相對的優勢,變為對韓國特別是文在寅政府,施加壓力的一張牌。“(日本)打的是韓國經濟,實際上要疼在文在寅政府身上。”

“雷達照射事件”的持續發酵,還影響到了雙方國防等領域的交流。2019年1月,韓方稱推遲了原定於2月訪問日本舞鶴港的計劃。日本防衛省則表示,在重新考慮是否取消“出雲”號等多艘日本軍艦,春季停靠釜山港的計劃。

2019年7月,韓國政府完成“和解與治愈基金會”的註銷手續。日本內閣官房副長官西村康稔稱,韓國此舉嚴重違背《日韓慰安婦協議》。

多年來,日韓關係一直在歷史分歧中磕磕絆絆,勞工賠償案、“慰安婦”受害者賠償問題始終未解。雙方矛盾除了難以釐清歷史問題外,後又因“雷達照射事件”,擴展到軍事上的相互不信任。

 2018年11月29日韓國大法院作出終審裁決,判處日本企業三菱重工賠償二戰時期強行徵用的多名韓國勞工。

[經濟牌背後的政治賬]如今,日韓再起貿易摩擦,雙方關係下一步是否將陷入更為艱難的境地,甚至跌至冰點,引外界擔憂。

[日方何以掐住韓國“命門”?]

根據《日韓慰安婦協議》協議,日方向韓國政府主導的“和解與治愈基金會”出資10億日元,提供給“慰安婦”受害者。文在寅出任韓國總統後,韓方多次對協議表達不滿,說協議沒有被多數韓國民眾接受,不能真正解決“慰安婦”問題。

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宣佈,從當月4日起,對出口韓國的三種半導體產業原材料加強管制,並將韓國排除在貿易“白色清單”之外。

但日方認為,根據日韓兩國1965年恢復邦交時簽署的《日韓請求權協定》,韓國勞工的請求權問題已經解決,韓國民眾不能再嚮日方索賠。

除與日本磋商外,韓國還試圖找美國“勸架”、WTO“評理”,但似乎收效甚微。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周永生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指出,WTO訴訟機制複雜而漫長,美國調解態度不積極,日韓目前的僵局能否被打破,主動權還在日本手中。

 2018年12月20日韓國一艘驅逐艦在距離獨島(日本稱“竹島”)東北方向200公里的公海海域內搜救朝鮮漁船時,日方稱該艦打開了戰鬥時使用的火控雷達,“多次鎖定”日本海上自衛隊一架巡邏機。對於韓方使用火控雷達照射的意圖,雙方相互指責,“口水戰”不斷升級。

分析稱,韓國經濟發展依賴外國生產材料,由企業產出中間品或成品之後再出口。在技術或零部件方面,韓國對日本有比較深的依存關係,長期以來,包括三星等韓國企業跟日本有很多經濟合作,比如從日本進口關鍵芯片。

點擊進入專題:日本對韓國實施出口管制

對於韓方使用火控雷達照射的意圖,日韓雙方各執一詞。此後,雙方先後公開視頻相互指責,“口水戰”不斷升級。

迄今,韓國試圖通過外交渠道、訴諸世貿組織(WTO)等多手段,應對這一“史無前例的緊急狀況”。但分析人士稱,日本公佈參議院選舉結果之前,或許不會向韓國作任何讓步,雙方關係將會僵持。兩國關係走到如今,不僅是因經貿問題,歷史、政治、軍事等多方面原因,造就瞭如今的局面。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則表示,目前看來,日韓關係暫時“無解”。安倍借參議院選舉之際,出台打壓韓國的政策,表明日本政府態度是強硬的,以此吸引選民眼球,謀求支持。

日本參院選戰7月4日正式起跑,共有370個候選人提名搶奪124個議席。安倍此前表示,目標是讓自民黨和執政伙伴公明黨,在參院改選中獲得53席,加上兩黨的70席非改選席次,執政聯盟所占總席次就能過半。

——“慰安婦”受害者賠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