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女儿-杜天相一生淡泊名利

  • 时间:

【失踪女童漳州出现】

工作後,杜天相被分配在北京中央機關,後到交通部,可他主動請纓要求下基層,後調至武漢市交通部第二航務工程局船舶機械修造廠任生產技術組長,在技術顧問崗位上退休。

杜天相一生淡泊名利,把物質享受看的很淡。

“能在基層乾點實事就好,不覺得苦”

80年代初,他出任中日合作的秦皇島煤碼頭二期工程總工藝師,具體主持皮帶機裝卸系統的設備製造,當時的皮帶機設備是國內最寬、速度最快的。彼時,改革開放的春風勁吹,秦皇島港被批為國家重點建設的五大重點港口之一。

病床上的一堂特殊黨課:需要我,我就乾!

曾經,杜天相有機會去北京中港集團、中交設計院,但他毅然選擇了船舶機械修造廠,有人問他為什麼不去更好的地方,在基層多苦啊,他回答說:“能在基層乾點實事就好,不覺得苦。”

1947年,杜天相莊嚴入黨,誓言錚錚:“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作如下宣誓:一、終身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二、黨的利益高於一切。三、遵守黨的紀律。四、不怕困難,永遠為黨工作。五、要做群眾的模範。六、保守黨的秘密。七、對黨有信心。八、百折不撓永不叛黨。”

“只要黨和國家需要我,我就要乾!”他用實際行動踐行著當初的入黨誓言,這也是他一生許黨許國的真實寫照。

等到離休後,杜天相在慰問金、用藥等待遇方面,對自己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邱桂紅仍然記得送慰問金給杜天相的情形:杜老習慣當面點錢,他不會覺得這有什麼不妥,他就是這樣一個嚴謹的人,數字必須精確到毛,從不多要公家一分錢。

“我就希望你們年輕人,能記著黨的教導,一直永遠跟黨走。”病床上,95歲高齡的老黨員杜天相,精神矍鑠地對年輕人提出了殷殷期許。

為了國家建設,他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有時候回來,也是趴在桌上看書、研究圖紙,頭都不抬。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的女兒屢有埋怨、不理解:“小時候,很難看到父親,看到他,連‘爸爸’兩個字都叫不出口。”三女兒杜漢丹在高考的前一天,杜天相恍然醒悟到:“哎呀,你明天都高考啦!”杜漢丹的心酸委屈一下就涌上來了,為此還和父親大發了一頓脾氣。

70年代,杜天相牽頭的團隊參考國外技術製造60噸浮弔。從翻譯資料到生產的每一個環節,他都親自過問。試航成功後成為了長江上最受歡迎的浮弔。

杜天相當時最經常說的一句話是“遇到困難的時候,人家越是說不行,我越要去做,要敢於摸索,敢於探索,想盡辦法,總能剋服。”

2019年7月1日,14位年輕黨員來到武漢普仁醫院,探望一位72年黨齡的老黨員,併在這裡聆聽了一堂特殊的黨課。

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杜天相用一生詮釋了自己的精神信仰。

“可不能一人公費醫療,全家揩油”

上世紀50、60年代,杜天相在安徽馬鞍山港務碼頭負責皮帶運輸機安裝施工。“那會我父親患有肺結核、胃潰瘍,但他還是堅持帶病工作,胃痛得厲害就用椅背頂著胃。後來出差到北京,午夜突發胃穿孔,急診開刀切除了大半個胃。病還沒好就吃著半流質食物出差九江,為他們那個起重船提高重量應力測定作結論。”杜天相的二女兒杜慧丹說。

從平凡到偉大,到底有多遠?有時候猶如平原和高山,相隔千里;有時候猶如車軌與車廂,攜手同行……

“退休前,我大姐在糧食局,我二姐在武鋼,我在甘肅項目做總務,我們姐妹三個都是靠自己腳踏實地走到現在,從沒沾過父親的光。”“父親也不是不幫我們,他有自己的原則,不想給組織添麻煩。”女兒杜漢丹說。

後來,該工程獲國家銀質獎,是我國工程建設領域設立最早,規格最高的國家級質量獎,這與杜天相的努力不無關係。

“只要黨和國家需要我,我就要乾”

他不是沒錢,只是他的錢花在更重要的地方。70年代,船舶機械修造廠一度困難到發不出工資,他二話不說,拿出4萬多個人積蓄為分公司解了燃眉之急。

14位黨員圍在病床面前,堅定毅然地望著老人,此時的他們早已讀懂這位鮐背之年老人的精神世界。

他一直居住在一棟破敗不堪的筒子樓里,窗戶上的油漆斑駁脫落,家裡也是簡單朴素的陳設,就連廢舊藥盒都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捨不得扔。

老人勤儉、赤誠、務實的美德融進了血脈,也融進了家風。

年少的杜天相,經歷過腥風血雨,也埋下了一顆為國為黨的種子。

1944年,杜天相考入上海交通大學造船系學習,為他一生的事業打開了大門。

“他的醫療報銷費是公司所有離休人員中最少的。每次的醫療報銷單,他都親自簽字,從不讓家人代簽,而且會把數字精確到小數點後兩位,再拿到勞務管理中心與我核對、簽字。”退管辦王澤紅曾不解他的行為。他說,“這個待遇是組織給我的特殊照顧,可不能一人公費醫療,全家揩油”。

1924年,杜天相出生在遼寧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