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批发-临沂商城实现电子商务和实体市场融合发展

  • 时间:

【齐达内兄弟离世】

走進老曹一手打造的齊魯E谷電商產業園,18個直播間基本覆蓋國內最火的直播平臺。產業園總經理聶文昌介紹,各平臺主播累計實現線上宣傳數據總曝光量10億餘次,通過“直播帶貨”累計銷售額達5000餘萬元。產業園還承擔著孵化臨沂電商企業的使命。截至目前,園區電商培訓達6萬人次,入園以及孵化企業200多家,去年網上交易額超30億元。

過去,臨沂是一片封閉之地,四塞之崮,舟車不通;土貨不出,外貨不入。

在新明輝商品展示廳,勞保用品琳琅滿目,掃一掃商品上的二維碼,不僅可以查看產品介紹、功能演示,還可一鍵下單送貨上門。“我們自主研發的電商平臺,有世界各大勞保品牌商入駐。”借助大數據和智能化分析系統,李輝將原來的小商鋪一舉打造成勞保用品垂直電商平臺,年營業額超15億元。

宋連勝見證了臨沂商城“地攤式農貿市場—西郊大棚底—專業批發市場—現代商貿物流城—國際化商城”的五代市場變遷,一個專業細分、種類齊全、特色鮮明的商貿批發市場集群已建成。臨沂商城擁有專業批發市場131處,商品不僅輻射全國各地,還遠銷160多個國家和地區。2018年,商城實現市場交易額超過5000億元。

變化如此之大,靠啥?“靠的是政府‘放心、放手、放膽’搭舞臺,群眾‘敢想、敢闖、敢為’唱大戲。”臨沂市委書記王玉君道出其中緣由,沂蒙人民敢為人先、勇闖市場,掘得一桶桶金。

創新發展,做大市場1980年,李傳明正當而立之年。有裁縫手藝的他不滿足於修修補補,做起了勞保服裝生意。從最初擺地攤到店面經營,再到註冊公司,年銷售額從6萬元增加到幾十萬元。

聯通內外,共享市場在臨沂,到底是先有市場還是先有物流,是個解不開的謎。“二者相互支撐,密不可分。”山東順和商貿集團趙玉璽說。

近年來,臨沂還開通了到巴基斯坦等國家和地區的多條貨運班列。黨的十八大以來,臨沂商城主動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積極佈局海外商城、海外倉以及營銷網絡,不僅“出海”,還將西歐國家和日本、俄羅斯等地商品進口到國內。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14日 02 版)

曹繼廉慶幸自己抓住了機遇。作為蘭華集團董事長,他帶領曹家王莊村村民發展商貿市場起家。5年前,面對電商風起雲涌,年近七旬的他又“杠”上了互聯網。刷抖音、玩直播,老曹很“潮”。

如今,臨沂是一座商貿名城,物流發達,通往全國;百貨雲集,買賣全球。

“當時在臨沂西郊汽車站,就衝著人多,俺在那擺攤賣墨水。”宋連勝回憶,“俺們這兒把‘五天一大集’改為‘天天逢大集’。”更令他沒想到的是,政府因勢利導,先是幫著搭起雨棚,後又引導商戶進室內經營。

2002年,趙玉璽在村旁搞起物流園。短短5年,貨運站場經營房間3800間,年貨物吞吐量達1200萬噸。“當時商城出貨多,物流園生意也火爆。”如今,趙玉璽搞起智慧物流園,機器人配貨,效率大幅提高。目前臨沂已建成物流園區24處,物流公司、經營業戶2367戶。物流線路覆蓋全國所有縣級以上城市,通達全國所有港口口岸。

2004年,28歲的李輝接過父親李傳明的“接力棒”。在父親註冊的公司名前,加了個“新”字——新明輝,他有自己的小九九:“守著店面搞批發,那叫守成更是守舊。”

年近六旬的宋連勝,如今是連勝體育的董事長,代理的一款文體用品在全國長年占據銷售冠軍。和其他農民一樣,他曾經挑著扁擔,推著板車,把商品運到城裡叫賣。

除了像“新明輝”這樣自主研發的電商平臺,借助阿裡巴巴等網上平臺,臨沂商城實現電子商務和實體市場融合發展。

“來臨沂,逛商城,每店停留1分鐘,不吃不喝40多天才能逛完。”星羅棋佈的商鋪、川流不息的物流,成就了臨沂商城的繁榮。

時光回溯,改革開放之初,南來的春風吹醒當地人的商品經濟意識。

敢為人先,勇闖市場走進臨沂商城展覽館,一幅幅老照片、一張張舊報紙、一個個老物件,令參觀者驚嘆不已。

八百裡沂蒙,是片紅色熱土,也是創業熱土。革命戰爭年代,沂蒙人民為革命勝利作出巨大犧牲和突出貢獻。改革開放以來,和時代同頻、與國家同步,沂蒙人民把犧牲精神、奮鬥精神轉化為創新創業精神,大力發展商貿物流,走在了革命老區跨越發展的前列。

從江蘇宿遷發到福建福州的服裝,往往要先北上臨沂,折個彎才發往福州,為啥?“臨沂貨源充足,配貨速度快,一車貨當天就能配滿發貨。”趙玉璽說,因為周轉速度快,不等不靠不用倉儲,臨沂的物流價格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臨沂商城管委會加以支持引導,實施電商園區集聚、電商平臺支撐、跨境電商促進和電商生態優化“四個工程”,打造電商全產業鏈條。目前,一大批電商園區、電商平臺、直播間等遍地開花,電商從業者達12萬人,商城七成以上商戶開展電子商務。

“放水養魚,把買賣盤活壯大!”臨沂商城管委會主任李宗濤說,商城建設初期,政府提出市場建設“五先五後”,即“先成市後建場、先繁榮後規範、先綜合後分離、先分散後集中、先簡易後提高”,各類市場按照“缺補理念”如雨後春筍般崛起。

趙玉璽曾擔任蘭山街道李莊社區黨支部書記,被動員回村“挑大梁”之前,是一家企業負責人。“當時,周邊村子發展起各類商貿市場”。村民們也催他操辦起來,“人家跑遠了,咱再起步追,那可難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