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一个-平安的建投新业务会和华夏幸福的业务模式打配合吗

  • 时间:

【英孚教育外教吸毒】

截至目前,魯尚未正式入職,也不能完全排除他另有打算的可能性。接近他的人士說,魯貴卿在中南時就有過退休的想法。

多位中建系的朋友告訴董小姐,他們眼中的魯局是一個動機直接、很敢於打破常規的人,尤其在當年非常固化的央企體系內部,他的出現和作為,都顯得那麼另類。

在管理上,魯貴卿是一個有鐵腕手段的人,說一不二,這種風格對央企早年一團和氣的氛圍,也比較有衝擊力。

這個要求其實比很多開發商要高。當開發商小伙伴們終於決定為五花八門的新業務關閉閥門,平安集團悄悄開拓了一個新業務。

魯貴卿,人稱魯局,他一手將中建五局帶起來的歷史,也為這次跳槽加了不少分。

中建三局、八局一直是中建工程局裡面的第一梯隊,後來,魯貴卿用了幾年時間,把中建五局也帶到了第一梯隊,讓‘三、五、八’齊名。

在拿著‘衝鋒槍’,突突突拓展新業務的線路上,平安號選手動作很快。

魯貴卿定下了三大板塊,將基礎設施、房地產兩項業務同中建的房屋建築傳統板塊相提並論。

馬明哲有一個名言:‘去年的馬明哲,領導不了今年的平安。’

魯貴卿在中建五局採取的一整套法打法,還算鬆緊適度。先是止損,關閉虧損企業,然後,給新業務加政策和資源傾斜,再給公司適度加杠桿。

華夏幸福是把基建當做配套和敲門磚,承接PPP工程,打造產業園,然後打開政府緊閉的心扉。

中南控股是中南建設的股東,而中南建設集團下轄中南置地、中南建築、中南建投等等一共10個板塊。

老闆的期待,同僚的眼光,還有魯貴卿自己的想法,在這兩年裡也漸漸發生了改變。

今天,馬明哲力邀魯貴卿的蛛絲馬跡,可能就藏在過去的這些經歷里。

雖然已經61歲,但是,據魯貴卿身邊人向董小姐透露,在建設投資領域,魯貴卿也在尋求轉型。

大多數人更傾向於做順應體制的一顆螺絲釘,而非揮刀斬荊棘。

馬明哲的橄欖枝這個時候來了,顯得特別恰如其分。

到今年5月,這4位還集體進入了中南控股董事會任董事,充分展現了與權力核心的距離。

去年11月左右,中南控股還引進、提拔了4位高級副總裁,內部人稱‘高高管’,並認為這個舉動大有和魯貴卿分庭扛禮之意。

‘民營企業的江湖,不同於體制內的游泳池。’一位體制內朋友對董小姐說。

董小姐打聽到,魯貴卿去中南時,最早給他的業務分工計劃里,是統管中南建設整個大建築板塊,包括建築、建投、土木、園林等業務。但後來,分工有了變化,只是更多聚焦在中南建投業務上——在管理範圍上其實有所收窄。

這是陳錦石的建投業務需要魯的原因,這未嘗不是馬明哲正在構思的建投業務,同樣需要魯貴卿的理由。

他善於整合資源,比較有戰略眼光,後期編寫過不少工程管理、成本類的書。

魯貴卿離開中南建設的時候,心情可能比較複雜。不可謂不開心,但也不可謂很開心。

後來,這兩個新板塊,開始貢獻利潤和現金流。

平安之前也不是完全沒有接觸過基建業務,比如京滬高鐵。

在十幾年前,行業發展整體規模不大,並不像現在這樣自由奔放,國企內部的行政色彩也更濃,市場浪花還在萌芽期。

到了今天,中建五局的基礎設施投融資、房地產兩塊業務,排名位居中建集團前列,地位超過了其他傳統業務。

平安投資基建,必然不缺錢。但這項業務離不開跟政府密集打交道,更需要和上下游鏈條各方順暢溝通。

從資產配置、內生髮展需求,或者未來業務壁壘的搭建來看,平安做建投,更像是水到渠成的嘗試。

他早年就對基礎建設投融資就有敏銳的嗅覺,在這個過程中,積累了大量的經驗、資源和人脈。

在中建內部,直到今天,這個變化依然被公認為是魯的功勞。

一個新業務萌芽,給一點陽光雨露,給一點時間——但是,如果三年還沒有做到全國前三,大多也就自求多福了。

根據董小姐瞭解,已經離任中南控股董事局副主席兼總裁、中南建設副董事長的魯貴卿,將可能擔任平安建投業務公司的負責人。

據說,‘平安是強力邀約’,誠意十足。

魯貴卿2017年加入中南,在此之前,他在中建做了24年。業內流傳老闆陳錦石八顧茅廬才請來他。

很多民營公司都難以真正擺脫的局面是,老闆有求變之心,但當新人高管帶著團隊空降之後,新舊之間的融合問題,會帶來摩擦力,耗費許多時間,衍生更多劇情。

馬明哲去年和華夏幸福交往密切的時候,可能就為今天的變化埋下了伏筆。之後,平安又入股華夏幸福。

不出意外的話,這家新公司,正在迎來一位大佬的空降。

接手中建五局的時候,五局在體系內屬於資不抵債、在邊緣線掙扎的地位。

魯貴卿離開以後,他的原職目前由陳錦石兼任。陳老闆可能也想明白了,公司到底需要什麼樣的二當家,不如先靜靜觀察一陣子。

但蜻蜓點水地做,和成立新版塊大力做,總歸還是不一樣。

內部把這個行為比作‘養蠱’,其實是把內部賽馬搞到極致。

董小姐打聽到,近期,平安集團內部正在組建一家主打建設投資方向的子公司,大概率會聚焦在地方的鐵路、公路、橋梁等基礎設施建設及PPP等業務投資上。

這個做法相對超前。即使是現在,中建內部還有各局強調‘1+X’,習慣性將一家獨大的房屋建築板塊單列出來。

不過,事隨時易,短短兩年間,中南建設內部也發生了許多變化。

魯貴卿的背景和資源正好可以與之匹配。

期待魯貴卿的新動作。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入股華夏後,平安的建投新業務會和華夏幸福的業務模式打配合嗎?是個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