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定WTO-专家共论WTO改革: 更多双边贸易协议是好事吗

  • 时间:

【北京失业补助3千】

“我們想要WTO能更有效地推動世界經濟發展、在國際貿易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的話,就需要成員方的支持。”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貿易研究室主任宋鴻也認同,“可能有的成員確實不再是發展中國家了,我同意我們應該把世貿組織的成員重新進行分組。”

近期全球範圍內頻繁達成雙邊貿易協定,而多邊貿易談判則進展緩慢。譬如,歐盟在上月底分別與南方共同市場及越南達成自貿協定,其與加拿大和日本的自貿協定也在落實中,更不用提為了自由談判雙邊貿易協定而脫歐的英國。

鬱白稱:“這個體系的根本特點就是其具有約束力的規則,這點上(美國)是不可能妥協的。我們之所以受到美國的反對,是因為‘美國優先’,(美國人認為)美國國內法律應該高於WTO規則。這是一個悖論:組織內的國家不願意實施組織的規則。我們應該就遵守規則達成一致,即使它與你的國內法律相悖,你也應該接受。”

泰羅拿歐盟簽訂的協議為例解釋稱:“歐盟與南方共同市場談成的協議,不僅僅是範圍最大的協議,安排中的內容、質量和標準也是最好的,歐盟與加拿大和日本各自的貿易協定也是如此。還有歐盟與中國談的雙邊投資協議(BIT)內容是極其重要的。所以相比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我們是在升級優化國際貿易,其實是朝著更高的全球貿易目標邁進和奠基。”

專家共論WTO改革: 更多雙邊貿易協議是好事嗎?

更多雙邊貿易協定是好趨勢嗎?

不過,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歐洲研究所榮譽主席泰羅(MarioTelo)就此回答第一財經記者問題時卻有不同意見,他並不認同我們正在做的是次優的選擇。他認為,無論現在的區域內或區域間的談判,還是雙邊或多邊的安排,都比以前更加優質。

前瞻性研究和國際信息中心主任塞巴斯蒂安(SebastienJean)表示:“(之前多國提出的)技術性解決方案不是神奇把戲,因為這很大程度取決於美國對現在具有約束力的規則的接受程度有多大。與此同時,我們面臨的一個自相矛盾的情況是,我們一方面對多邊機制抱有很高的期望值,但與此同時解決問題的手段卻很有限。”

此外,WTO面臨的更加危急的問題是上訴機構可能將在今年底停擺,而這很大程度上歸咎於美國拒絕任命新的大法官人選,但專家們認為,很難說服美國妥協。

當前最迫在眉睫的改革問題是,今年底WTO爭端解決機制下上訴機構的大法官成員數目會少於最低要求,而重要的仲裁職能停擺會導致機構癱瘓。長遠來看,WTO成員方發展水平的界定標準、工業補貼和技術轉讓等問題也亟待處理。

高雅[當前最迫在眉睫的改革問題是,今年底WTO爭端解決機制下上訴機構的大法官成員數目會少於最低要求,而重要的仲裁職能停擺會導致機構癱瘓。長遠來看,WTO成員方發展水平的界定標準、工業補貼和技術轉讓等問題也亟待處理。]

歐盟駐華大使鬱白(NicolasChapuis)認為,這是WTO需要改革的原因之一:“多哈回合貿易談判雖然還沒結束但已經是失敗的。歐盟現在簽署的主要是雙邊協議,比如與拉美、印尼、韓國、新加坡、越南和日本等的談判,但沒有全球性的(貿易談判)。”

卡圖裡亞則認為,這不僅僅是任命大法官的問題,而是牽扯到美國更多要求的談判。他稱:“目前的問題是,即使你同意去做某些事,其他事情會接著出現在談判桌上,這是我的擔憂。我們知道眼前的麻煩是什麼,但不知道未來還可能出現什麼。”

剛落幕不久的二十國集團(G20)大阪峰會上發佈的《G20大阪領導人宣言》指出,各國首腦“重申對WTO進行必要改革的支持,以改進其職能”。

多位專家提出,目前WTO中較為敏感和受爭議的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該如何界定的問題。鬱白表示:“現在到了2019年,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的標準發生了變化,從我們歐洲的角度上來看,許多國家其實已經從發展中國家中畢業了。”

多位經濟領域的學者專家在近日舉辦的世界和平論壇上齊齊表示,WTO必須進行改革。他們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稱,目前涌現出更多雙邊而非多邊貿易協定就是多邊貿易體制出問題的癥狀之一,未來我們應致力於推動更多優質的雙邊及多邊貿易談判,為更高的全球貿易目標奠基。

他認為,現在的大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但卻不是積極變化。卡圖裡亞稱:“今天,我們看到區域間貿易協定排外性更加嚴重,因此相比以前製造的貿易扭曲也會更多。我認為,雙邊貿易協定肯定比什麼都不談要好,但我堅持多邊貿易體系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如今的區域性安排要比過去更加排外、更易出現貿易扭曲。”

WTO的關鍵問題該如何改革?

這對於全球貿易意味著什麼?印度國際經濟關係委員會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卡圖裡亞(RajatKathuria)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關於雙邊或者多邊協議到底在促進還是阻礙(全球化)的問題,早在1992年由巴格沃蒂(JagdishBhagwati)發表的一篇著名的論文《區域貿易協定是絆腳石還是基石》中就存在了。那時候的情況是,你很難在上百個成員間進行協商,雙邊貿易協定仍然占據主導地位,因為小集團區域中的談判比大集團要容易得多,你更容易在有限數量的國家建立密切聯繫時迎來自由貿易。”

新佈雷頓森林體系委員會執行董事烏桑(MarcUzan)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認為,你可以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給國家排名的方式做參考,你可以運用其採用的一些計算式,比如貿易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從這個意義上來講,在世界貿易體系中占據更加重要位置的國家會有更大的話語權。所以,我認為從IMF中汲取經驗可以算得上一個好的類比,畢竟各國已經接受了IMF的治理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