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案件-在公安机关打击犯罪的同时公民也应该保护自身的个人信息

  • 时间:

【中国女足无缘八强】

“懷疑這是一起在互聯網上利用公民個人信息製作銷售假證的犯罪團夥,最終經過兩個多月的偵查,在四省五地共抓獲犯罪嫌疑人20人,扣押假的證件1000多本,製作假證的原材料一萬多份,扣押涉案財物將近兩百萬元。”

利用互聯網隱蔽性,異地販賣公民信息,跨地域作案增多

個人信息被異地販賣,如何擊破利用互聯網的跨省作案?

據辦案人員表述,該起案件充分利用移動互聯網隱蔽性的特點,是一起典型的網絡違法犯罪,無論是交易方式還是制假售假過程都是通過移動互聯網完成的,三地犯罪嫌疑人根本沒有見過面。此外,和以往制假售假案件不同的是,該起案件還利用犯罪嫌疑人製造的網站為“假證”提供所謂的驗證信息,以達到犯罪嫌疑人以假亂真的目的。互聯網的這種隱蔽性特點,給公安機關偵破網絡違法犯罪的調查工作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2019年2月黑龍江省鶴崗市公安局興山分局在日常網上巡查時發現,有人使用假的特種作業操作證,不僅該證件在國家應急管理部網站上查詢不到,而且身份信息也存在細微差別。隨後公安機關經過調查發現,這是一起典型的利用公民個人信息制假售假案件。犯罪嫌疑人通過移動互聯網利用公民的個人信息用於假證的製作,併在網上公開售賣。調查人員表示,犯罪嫌疑人十分善於利用移動互聯網隱蔽性的特點。鶴崗市公安局網安支隊管理大隊長王會東:

下一步黑龍江省公安機關將繼續加大網絡安全監管,指導網絡運營者落實技術保護措施和網絡安全制度要求,嚴防大數據和公民個人信息案件泄露,及時發現網絡安全隱患和漏洞:

經過兩個月的偵查,4月,黑龍江警方在河南、湖南、江蘇三地同一時間展開抓捕行動,現場抓獲犯罪嫌疑人16人,至此,一個橫跨黑龍江、湖南、河南、江蘇四省的利用公民個人信息偽造、買賣國家機關證件的犯罪案件宣佈告破。鶴崗市公安局興山分局網安大隊負責人蓋江龍:

今年以來,黑龍江省公安機關開展“凈網2019”專項行動,已經陸續破獲各類網絡違法犯罪案件120多起,但是網絡安全形勢依舊十分嚴峻,面對日益複雜的網絡安全環境,公安機關對網絡違法犯罪行為如何展開打擊?公民又該如何加強自身個人信息安全保護、不讓犯罪分子有機可趁?

付軍:“公安機關主要還是加強網絡監管,對運營商app、運營公司、開發公司我們也要加強監管,還要加強互聯網上的巡查,發現了類似這樣的情況,要及時的採取行政措施。”

警方成功告破跨四省共同犯罪鏈條

付軍:“隨著網絡業態的發展,網絡應用也越來越廣,雖然公安機關持續打擊,但是有些網絡犯罪依舊屢打不止。在公安機關打擊犯罪的同時公民也應該保護自身的個人信息,不要在網上輕易泄露,特別是一些社交網站,不要點擊一些沒有核實的鏈接,輕易不要參與公民問卷調查啊,投票啊這類的情況。”

據中國之聲報道:從竊取公民個人信息販賣牟利,再到利用互聯網制假售假一條龍服務,近年來,網絡違法犯罪的比重正在不斷上升,犯罪手段不斷更新,犯罪形式不斷升級,這讓老百姓防不勝防。犯罪分子通過竊取公民個人信息,利用互聯網的隱蔽性特點規避常規交易方式從而牟取暴利。

付軍:“從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整個案件看,整個這類犯罪形成了一個基本的完整的鏈條,從上線到下線為了獲取不當的利益,形成了一個團夥,相對作案又比較隱蔽,因為網絡的特點呢,在甲地獲取公民個人信息,在乙地販賣,這種情況是比較突出的,我們從幾起案件中都發現了這種趨勢,跨地域關聯案件在增多,打擊難度也越來越大。”

警方:公民應保護個人信息,公安機關加強網絡監管

近年來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網絡違法犯罪的比重正在不斷提升。今年1到5月份黑龍江省公安機關陸續破獲各類網絡違法案件120多起,網絡安全形勢十分嚴峻,犯罪案件屢打不止。黑龍江省公安隊網安總隊總隊長付軍介紹,目前網絡安全犯罪主要集中在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犯罪、網絡賭博犯罪、網絡詐騙犯罪。公安機關在打擊這類犯罪過程中發現,侵犯公民個人信息案件出現了跨地域作案、跨地域販賣的趨勢,給人民群眾的財產安全造成了極大的損失。

“犯罪團夥的組織結構比較鬆散,與以往的犯罪不同的是四省之間涉案人員並不熟悉,但是為了謀利利用互聯網形成四省共同犯罪的鏈條,網絡犯罪這種隱蔽性和鬆散性,對於我們前期偵查帶來了一定的難度。”

付軍介紹,雖然公安機關持續打擊但是網絡違法犯罪依舊屢打不止,打擊網絡違法犯罪應該在全社會形成合力,同時公民應該更加註重自身的個人信息安全保護,不讓犯罪分子有機可趁。

2019年1月黑龍江省大慶市公安機關在網上巡查時發現,大慶市民莊某、萬某通過移動互聯網大肆販賣公民個人信息。公安機關發現了一個活躍在互聯網上涉及河北、山東、天津等省市的特大侵公犯罪集團,隨後公安機關成立專案組。今年2月份,專案組趕赴河北、山東、天津等地區展開收網行動,將該犯罪團夥14名嫌疑人一舉抓獲,查獲涉案公民個人信息400餘萬條。

黑龍江省公安廳網安總隊四級高級警長周純利:“給傳統的公安工作帶來了一定的挑戰,因為網絡犯罪它的隱蔽性,跨地域性,再有就是非接觸性的,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之間都沒有見過面,所以這給公安機關打擊這類犯罪就帶來了一定的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