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趙思琦今年未能參加高考

  • 时间:

【华为获30国5G合同】

幾乎同一時間,在石家莊平安醫院的病房裡,趙思琦正用鼻飼管給母親喂食奶粉,接著她又給母親擦拭身體,一會又給母親喂水、端屎倒尿,每一件事她都做得十分熟練。

趙思琦得知了母親的真實病情後,馬上做出一個令人肅然起敬的決定,“我是家裡老大,妹妹正上高一,弟弟才上小學,所以只有我能救媽媽,哪怕只有一線希望,我也義不容辭。”

3月23日,醫生對趙思琦進行腰麻後,先後打了14針骨穿針,收集到1400毫升骨髓液,並於當天回輸到母親體內。3月24日,趙思琦又進行了近5個小時的外周血乾細胞的採集,成功獻出100多毫升造血乾細胞懸液,並於當天回輸到母親體內。4月26日,連秋香順利出倉。至此,骨髓移植獲得成功。

病床上的連秋香,因為趙思琦今年未能參加高考,情緒不太好。為了安慰母親,趙思琦坐在病床前握著媽媽的手說,媽媽你就安心養病吧,女兒明年再參加高考。

趙思琦在護士台前詢問母親住院開銷的情況。

手術時間被確定在3月14日,為了保障手術順利進行,趙思琦也需要提前入院做術前準備。但這也意味,她無法參加高考體檢,失去了今年參加高考的機會。

經過檢測,趙思琦與母親的骨髓匹配率達到50%,符合移植標準。結果一齣來,她就向醫院提出,希望能儘快安排骨髓移植手術。

17歲女孩為救母親捐骨髓放棄高考,她的“考場”在病房

6月7日早上,參加今年高考的考生陸續步入考場。

“我希望媽媽快點好起來,沒有過不去的坎兒,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力量,明年我會繼續參加高考,會比以前更努力的。”趙思琦說。

6月7日,高考首日,苦讀多年的學子終於盼到這一天。然而,對17歲的河北高三女孩趙思琦來說,這已經是她離開校園的第85天。為了讓罹患急性白血病的母親能儘快手術,趙思琦選擇了放棄高考,捐骨髓救母,她說,“高考可以重來,但媽媽的生命只有一次!”

6月7日是高考首日,手機里不斷彈出高考相關的新聞,趙思琦看到後,沉默不語。

母親骨髓移植手術後,每天都需要用生理鹽水持續沖洗膀胱,加上腸胃的排異反應,趙思琦每天至少要為母親端屎倒尿50多次。

大女兒趙思琦今年讀高三,即將參加高考,父親趙建朝原來一直瞞著幾個孩子,而他的岳父岳母身體也都不太好,萬般無奈之下,趙建朝只好把妻子的病情告訴了兩個女兒。

父親四處籌措媽媽的住院費,趙思琦忙前忙後快到中午,才從柜子里拿出昨晚剩的一點炒餅,吃了兩口。“孩子捐了骨髓,我其實想盡可能讓孩子吃好一點補補,但是孩子看我吃什麼就跟我一起,想給我減輕負擔。”說到這裡,趙建朝紅了眼睛,直說自己對不住孩子。

自從母親生病以來,趙思琦家裡前前後後已花費了90餘萬元,背負60多萬元的債務,後續治療費還差20多萬元。為節省開銷,趙建朝父女倆每頓飯都是乾糧和鹹菜,一天生活費控制在10塊錢左右,即使這樣,每天六七千元的治療費,還是壓得父女倆無力喘氣。

儘管麻藥過後,有些疼痛感,但堅強的她怕父母擔心,硬是沒提一個“疼”字,表現出一副輕鬆的樣子。

趙思琦是河北衡水市阜城縣門莊村人,是家裡最大的孩子,她還有個妹妹正在讀高一,弟弟只有7歲,一家五口靠父親打工維持生活。

今年2月,她的媽媽連秋香被查出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醫生建議進行骨髓移植,因為等待“中華骨髓庫”的配型時間很長,也未必能配上,所以進行直系親屬間的移植較為穩妥,否則可能撐不過今年夏天。

母親每日營養成分的攝入與排泄,趙思琦都會在筆記本上做好詳細記錄。

就在眾多考生在考場答題時,趙思琦也在病房中迎接自己人生中的一次“大考”,“考生”不僅是她,還有她的母親,她的家人。

醫院附近一個簡陋又狹小的出租房內,趙思琦在燒開水。她說,“最近幾天由於媽媽還有腸道排異等併發症,還不能夠正常飲食。以前,我每天都會給媽媽做一些小米粥喝,但是現在媽媽出現了便血等現象,醫生說有膀胱炎,米粥暫時也不能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