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维权-同时也不希望这个车会降价(升级配置本质上等同于降价)

  • 时间:

【哈尔滨公交车失控】

對此,網友中還是出現了熟悉的強盜邏輯:房價下降你要維權,房價上漲你會給開發商返錢嗎?

每逢樓市出現下行趨勢時,圍攻售樓處就是準時上演的戲碼。

7月13日,在2020款小鵬G3車型上市後的第三天,多位老款小鵬G3車主開車聚集在小鵬汽車廣州總部大樓外行車道一旁進行維權,從現場流出的視頻看,其中大部分車的車身張貼有“退車”的維權標語,另一部分車輛身上貼有 “續航虛假”、“誰買誰後悔”的標語。

技術更新過快本來是個好事,但車型迭代過快也會導致消費者持幣觀望,貝利在面對哪一個球踢得最好時往往會說下一個。千萬不要讓當消費者考慮買車時,腦中想起的是下一輛。這不僅僅是小鵬一家要思考的,這是對互聯網汽車行業共同的考驗。

當時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認為,“現在大家高估了特斯拉在中國可能的競爭力。”他表示從特斯拉在國內每年的銷售數據和增長率來看,都與在美國本土有相當差距。“但新的Model3會更好的教育和激發傳統汽車向智能汽車的轉換,蛋糕也會越來越大。”

不得不承認,小鵬汽車這事有夠傷感情的,不少用戶也因此放聲疾呼“老車主不如狗”。為此,7月12日,何小鵬在微博等公眾平臺對小鵬汽車的車主和消費者公開致歉。

放從前,消費者壓根就沒想過,我在清明節買的思域別人等到國慶節再買,馬力能上300匹。他們希望的是,我在清明節買的思域到了國慶節馬力也能上300匹。

就買車這個事情和買房一樣,從本質上屬於最基本的商業行為,本身就存在一定的風險。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張由北京飛往華盛頓的機票可能你今天買了,明天就有可能半價,而這個降價通知,永遠也不要指望航空公司會告訴你。

再比如,小方花了大價錢報了一個旅行團準備到巴黎參觀巴黎聖母院,誰知道出發前巴黎聖母院被燒成了一片廢墟,又不能臨時退款,這一次的出行體驗顯然是大打折扣,那麼小方是不是得去旅行團門口維個權。

何小鵬也曾在微博引用他人的話表示,“汽車行業正處於傳統模式向智能時代新模式轉變(的過程中),我們在厭煩了‘擠牙膏’式升級的同時,又暫時還接受不了‘跨越式’的推新。但快速迭代終究能給我們帶來更極致的產品,我們甚至應該希望這樣的迭代來得再快一些。”

2014年2月23日,杭州香榭里開盤價從1.72萬元/平降到1.18萬元/平,北海公園從1.9萬/平直降至1.58萬元/平,兩處售樓處均發生打砸事件。

2011年11月13日,上海清林徑售樓處被砸,前期業主購買價格為1.6萬元-1.7萬元/平,而新房源售價則是1.3萬元-1.4萬元/平,降幅18%。

2008年9月3日,杭州白鷺郡東、白鷺郡南、魅力之城、逸品閣四大項目全線8.5折開盤,售樓處被砸。

此後,小鵬汽車北京、上海等地的城市服務中心均遭遇了類似的維權運動。雖然沒有打砸售樓部來的惡劣,但性質上是一致的。

銷售人員的話術中有沒有隱瞞、誘導、欺騙這才是需要維權的地方。在小鵬汽車這件事情上,信息的確是不夠公開透明,對於類似產品規劃這種會對消費者的購車行為產生重要影響的信息應該及時披露,這一點傳統汽車企業做的就要好多了。將之歸咎於產品更新迭代過快顯然是不負責任的。

以G3 2019款的智享版為例,不同階段的客戶,在計算購車時的權益後,實際成交價格都在13.98萬元(上市前大定客戶享受定金翻倍)、14.98萬元(2019年年初預訂)、15.98萬元(2019年2月之後預訂,享受1萬元現金優惠、5000元保險和5000元精品贈送價值),且2019款客戶還能享受到價值超過1萬元的五折超充優惠。

2012年5月3日,杭州昆侖天籟,5月4日杭州四季公館、麗景英郡,5月5日杭州江南銘庭,整個2012年,單是發生在杭州的靜坐、舉橫幅、砸售樓處就超過20起。

2011年11月,北京大興領海預售價從1.8萬降到1.4萬,售樓處沙盤被砸。2011年11月12日,上海領海朗文世家房源大幅降價,老業主聚集售樓處維權,打砸沙盤模型。

顯然這樣的說辭放在小鵬汽車消費者身上是不公平的。相信幾乎所有的車主在這一消費行為上都不存在投機的心理,也就是說,他們壓根就沒想著買車以後,這車能漲價,同時也不希望這個車會降價(升級配置本質上等同於降價)。

放從前,消費者壓根就沒想過,我在清明節買的思域別人等到國慶節再買,馬力能上300匹。他們希望的是,我在清明節買的思域到了國慶節馬力也能上300匹。

原本各地用來分享交流的車友群,直接被特斯拉車主們改為維權群。許多老車主表示,“原本因為真心喜愛,願意接受特斯拉在細節和質量方面與百年車企之間的差距,但是現在的一紙降價策略,把車主的心打得粉碎。”

網上用2020款的低配去對比2019款的中高配得出“配置升級、價格降低”的結論顯然是片面的。何小鵬如果不解釋清,那真是要被冤死。

2011年10月23日,上海嘉定雙單路的酈城售樓處被砸,新開盤精裝修房源售價1.4萬元,而很多老業主購買的毛坯房單價就達1.8萬元。相當於每平直降約6000元。

令人意外的是,樂觀的何小鵬這幾天過得並不太好。

在致歉信中,何小鵬承認這次硬件迭代給消費者帶來不便,但同時他也表示新款的價格是綜合成本、市場競爭和用戶接受等層面作出的決定。他談到,從2019款的成交價看,實際上是與新款“有明顯差異”、拉開差距的。

如今,相似的場景開始在汽車行業上演。3月1日,特斯拉官方宣佈,全系車型大幅調價。其中,Model 3降價區間為2.6萬至4.4萬元,Model S降價區間為1.13萬至27.75萬元,Model X降價區間為17.45萬至34.11萬元。

處於人道主義關懷,也為了彌補給老用戶帶來的不便,小鵬汽車也提出彌補措施,允諾老用戶未來3年內增換購小鵬任意一款車型時可額外享受1萬元專屬補貼權益。對於一家以盈利為目的的企業來說,已經很良心了。